• 大时代
  • 首页 王石 神雕侠侣 乔丹 九品芝麻官 龙马传 小贝流浪记 万历十五年
    我们五岁了!未来的路希望有您继续支持,我们将做的更好!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时代 >

    精读大时代——(一)找到自己的世界

    时间:2020-09-18 06:3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大时代》并不是一幕爱情悲剧,虽然其中的爱情全是悲剧收场,都让人荡气回肠甚至刻骨铭心,我一面将《未曾后悔》、《似是故人来》、《红河谷》编成列表反复听着,一面敲着对这部剧的观后感,听歌中诉说的爱情,无数感慨点点在心头,但仍然坚持它不是一部言

      《大时代》并不是一幕爱情悲剧,虽然其中的爱情全是悲剧收场,都让人荡气回肠甚至刻骨铭心,我一面将《未曾后悔》、《似是故人来》、《红河谷》编成列表反复听着,一面敲着对这部剧的观后感,听歌中诉说的爱情,无数感慨点点在心头,但仍然坚持它不是一部言情剧,剧中的女人或灵秀或痴情或坚强或脆弱,都只是男人的点缀和铺垫,无论她们让男人多么痛过多么快乐过多么感动过,都只是配角,这是一部男人的戏。

      它的英文名称让我困惑:“thegreedofman”,直译是“男人的贪婪”吗?如果在概括全剧,为什么不用“ambition”既可以说成雄心,也可以说成野心,岂非正反角都可套用,“贪婪”,这无论如何应该是一个贬义词吧。丁家五蟹是贪婪的,陈万贤是贪婪的,龙成邦,周济生都是贪字当头,可是方进新呢,陈滔滔呢,方展博呢,即使方展博痴了一样录下:“我方展博要发财”来激励自己,似乎都只能解释为一种“雄心”而不是“贪心”,可当我看完全剧时也就释然了,方展博在股市上大获全胜的时候,与陈滔滔拍掌相庆时的神态与丁家五蟹在股灾时“就我没死”的神态一般无二,他同时拼掉了龙成邦一条命,龙成邦是他此生亏负的红颜知己龙纪文的父亲,也是一言既出救过他一条命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用一句“无心之失”便轻轻盖过,其实“雄心”和“贪心”能有多大的距离?或许只有一步,或许只有一线,与“成王败寇”的距离是一样的,甚至“贪婪”与“雄心”谁被逼上楼顶,只是一个机率的问题。

      人到底怎样才能成功,怎样才能找到生存的价值,整个剧中有无数的箴言,只有疯子叶天这一句最富智慧:“你要找到自己的世界”。剧中的所有男人几乎都在践行这个真理,他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奕奕生辉,一旦误踏了别人的领域就立刻手足无措一败涂地。女人的世界可能只是一个男人,可男人必须要世上万千条路中找出一条自己的路来,必须要在形形色色的领域中选出属于自己的行当,是的,自己的世界,一个自己熟悉游戏规则,乐在其中,有默契有灵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如鱼得水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离开了这个世界,瞬间便一文不值毫无光彩予人笑柄。他们最明智的选择便是不能离开自己的世界,可惜剧中的男人们大多踏入了别人的领域,于是才会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甚至性命。

      方进新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他在龙成邦那里收拾起几大包裹钱币,在陈万贤面前甩下几皮箱钞票的时候,真有气吞山河之势,那时的他哪里象个文弱书生,倒象个运筹帷幄的沙场大将,沉着应战,有勇有谋,傲视群丑,简直就是个“伟丈夫”,任谁也要拍膝喝声“好!”看着他壮士断臂不惜血本,一举将陈万贤三振出局,岂一声“大快人心”了得,周济生一子弹打中门框,他冷冷一声:“如果这子弹打中了我,可是很贵的”,刚刚觉得这样的好男儿一百年也不过一个,却惊愕地看到,在丁蟹的拳下,不过两拳砸下来,他便成了一个嘴斜眼歪的废人。离开了股票交易所的方进新,原来真的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原来真的“不堪一击”。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迈进丁蟹的世界,如果他不曾理会慧玲,如果他不曾收留慧玲,如果他不曾爱上慧玲,丁蟹那两拳是万万不会落在他身上的,原来他这样的一个优秀的男人,在“秀才遇到兵”的境况里,是根本没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龙成邦周济生这样的狠角色不敢奈他何,可是丁蟹不值一分钱的拳头就要了他的命。他闯进丁蟹的世界,是机缘巧合,也是迫不得已,这不是方进新的错,他本以为他可以解决这件事的,他本以为这不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直到他清醒的时候,还颇有些纳闷地问:“螃蟹为什么把我打成这样?”原来多年的朋友他并不了解丁蟹,他对陈万贤、龙成邦、周济生都敢讨价还价,斗智斗勇,可是对丁蟹这个蛮人却是无可奈何,原来离开了他呼风唤雨的世界,他“太不经打。”

      方进新的儿子方展博是一个天才,他几乎拥有“天才”的一切特质,他精灵古怪,他狂傲狷介,不可一世,他时而傲视世人,时而自暴自弃,直到遇到叶天,他才寻找到了自己的世界:“股票是我方展博的游戏”!他所有的天才和灵感都在股票上释放出来,陈滔滔是何许人也,美国通宝银行最年青的华人副总裁,没有方展博,他一样栽在老奸巨滑的陈万贤手里。那一刻的方展博同样是不可一世的,他意气风发,手舞足蹈,为所欲为,世界都掌握在他那既精灵又憨厚的笑容里。在股票交易所里,他找到了人生的顶端优势,“我是方进新的儿子”,这是他自信又自豪的话语,谁也不会怀疑其中的真实,他大可狂妄自大,无须妄自菲薄,因为他就是一个天才,就是一个玩股票的天才。谁也不明白他那要命的灵感和直觉是从何而来的,谁也无须明白,只要知道他确实有这个天赋异禀就行了,他有这种天才,必然是百战百胜,谁也不必不服心,谁也不必不甘心,谁叫你不是“方展博”,谁叫你要一脚踏进他的世界里来。但方展博也不该踏进别人的世界,离开了他的地盘,他其实什么凭仗也没有,你不是什么都行的,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是做了才会知道错?他以为他可以与丁家四兄弟决一死战,可是他凭什么决一死战,他在股票上的天才在此一无用处,他根本是赤手空拳,指望着社会的声讨,指望着警方的保护,指望着舆论的力量,不过都是做梦�

      “我绝不会让你有事的,你相信我,我说的。”这是丁孝蟹对老爸说的话,他说“我说的”这三个字的时候,让人觉得气势如峙岳,让人坚信不疑,如果抛却道德评判不谈,处在自己世界里的丁孝蟹确实是有他的魅力的,甚至霸气逼人,丝毫不亚于方进新抛下一箱钱币和方展博抽出扑克“A”那一刻的光彩。可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前半段的丁孝蟹让人爱恨交加,后半段就鲜有光彩了,除了剧情的安排,还有一点儿就是丁孝蟹失去了他的世界。他踏进了方展博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就象他说的“让人五花大绑”,还不知道对手是谁就被修理得惨不忍睹,如果不是丁蟹的好运气,他的公司才上市三天就会破产。他在黑社会的时候,挥起酒瓶将人打得头顶冒血,都有一丝冷酷中的优雅,可是认真做了老板的他,却在办公室里西装笔挺抽雪茄时都让人觉出浓郁的江湖气,完全的不搭调,对于他的生意他也鲜有建树,后来几乎全由丁蟹作主,他只是唯唯诺诺而已,于是这个黑社会的大哥的光彩几乎黯然到无光,他扮演的股市大亨只突出了一个“狂”字,而做大哥时的种种能力都已无用武之地而悄然退场,他的个人魅力也在悄然退场。他其实依然是黑社会,但股票界中的黑社会已经不伦不类,不需要他一手一脚打地盘,不需要他与人谈判火拼,他的钱越来越多,甚至坐着等钱从天上掉下来,他什么都不再需要,只需要狂妄便够了,在他指着龙成邦的鼻子威胁他的时候,已经不复当年在周济生面前的不卑不亢,荣辱不惊,只是一味的狂妄。

      这个世界是他所不熟悉的,他在其中是土包子,是笨蛋,是白痴,促使他进入这一行当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丁蟹的事情使得警方对他大怒,他的黑道生意几乎无法启动,只好转入白道,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贪婪。他认为这行当是一本万利的,却没想到两支复仇之箭早就已引弓待发,方展博低估了丁孝蟹的力量,低估了他的狠绝,丁孝蟹也同样低估了方展博,低估了这个他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使他一败涂地,甚至赔掉性命,可也只有赔掉性命的那一刻,他那老大的气质才又到了他的身上,最后那一跳其实不属于一个破产的生意人,不属于一个绝望的赌徒,仍然是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死法,既然必死,就干脆利落,绝不犹豫不决,绝不拖泥带水。

      以上的三个男人都有明确的地盘,他们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都是强中之强,让人敬畏,甚至敬若神明,然而到了别人的地盘却都象软脚蟹一样,毫无还手之力。“一个人要想成功,必须找到自己的世界”,只有疯子的话才是至理明言。可是对丁蟹,真不知如何评价他的世界,他这样扭曲的自说自话的世界观,原本没有一个世界会接纳他,就象当初黑白两道都对他下了格杀令一样,哪里也容不下他,可是如果一个人运气好,那么什么规律都没有用了,什么道理也没有用了,怎样分析对他也不适用,他偏偏就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早上一睁眼,钱就自己往我口袋里装”。他的世界都是他自己想象的世界,他完全不管世界真实是什么样子,只要他丁蟹认为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就必须是什么样,可是他居然也成功了。他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其实是偏激的要命,他以为自己是无私的,其实最自私自利的就是他,他以为自己大义凛然,其实他愚蠢幼稚,他以为他置生死于度外,其实他怕死得要命,最后他站在楼顶对自己说:“跳啊,跳啊”,真让人无以名之,他是真的相信自己视死如归才会把三个儿子扔下去,轮到自己的时候多么希望自己能象丁孝蟹一样利落地一跳,却是双腿打抖怎么也跳不下去。这完全是一个矛盾的人,他自己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一分也不了解自己,又怎能知道哪个世界才是属于他的。他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他那一套任何一个世界也吃不开,可是他扰乱了所有人的世界,甚至让所有人对他束手无策,真是一本《狂人日记》。

      剧里还有一个男人叫陈滔滔。他原本也是一个很有气质很有能力也很有魅力的男人,尤其他貌不惊人,却让人看了很舒服甚至油然而生敬意,而生好感,那就必须有很强的内在才能做到了。他很明确他的世界在哪里,最年青的华人副总裁,总是带着一批精英手下,口中有无数的寓言故事,眉宇间既有傲气也有英气,是个理想中的白领精英,他的世界无疑也是在经营公司和股票上的,可惜他的角色永远是一个大将先锋而不能做主帅,主帅永远是方展博,有方展博的战争他就会取胜,没有方展博的战争他就会失败,当他和丁孝蟹不在一个世界里的时候,他无法与他竞争,丁孝蟹那时不懂股票不懂生意,只知道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把他要送给婷婷的戒指狠狠掼在他的面前,号称打败过若干黑人的陈滔滔只能把辉煌战绩挂在口上,也许他不还手有很多理由,但我总以为就算他还手也是自取其辱。丁孝蟹踏入了他的世界里,他只能看着他继续嚣张,“还没拔出剑来就被人剥光了衣服”,陈滔滔失败后,他清楚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的世界并没有选错,可是他的位置选错了,他不是一个帅才,只是一个将军,他甘愿做方展博的先锋,甘愿做他的麾下一员,于是,他与方展博一起完成了复仇,他只是助手,只是助手,可是,这就是他最合适的位置,他也一样完成得很出色。

      “thegreedofman”,贪婪也罢,需要也罢,雄心也罢,野心也罢,一个男人要先找到自己的世界,此言不虚,除非你想做丁蟹。

      看一部电视剧能看到你这程度那才叫水平!!!!!!!!!!!!!!!!!!!!!

      对楼主的话深有感触,这两天在重温大时代,现在看到方敏跳楼那里了,我也忍不住想,方家的人不知道留得青山在的意思吗?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如何可怕吗?如果不是因为要报仇,也不会落得全家灭门的悲惨下场吧?虽然明白他们的仇恨,可是,如果为了这个,使得全家都一齐死,那这个恐怕连方进新也是不愿意看到的,铃姐辛苦养大他们也全然没有了意义。哪怕以后再想办法,等到自己强大起来再报仇也好啊,方家每个人看起来好像都什么不怕似的,其实一点办法也拿不出来,最后死的真是不值,硬是拿鸡蛋碰石头,真不知道是该赞叹还是说他们�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ttp://www.hulies.cn凯时kb88主页拥有合法牌照的亚洲顶级老虎机平台,在线平台提供的老虎机游戏多达上百种,体育投注,真人娱乐场,老虎机,棋牌游戏等应有尽有!凯时kb88,凯时kb88主页,凯时kb88在线平台